海航系“寒冬”:股票大跌和停牌的重要信号

金融家
美国政府关门了!
关注

来源:深蓝财经网综合自中国经营报、证券时报、中财网


如果说上周还只是海航系资本濒临寒冬,那么今天开始,它们将可能正式开启过冬模式。


今日上午,海航系个股集体大跌。海航基础、海越股份两股跌停,海航创新盘中一度跌停,截至收盘,海航创新报4.26元,跌9.75%,海航投资报3.43元,跌3.38%,东北电气报4元,跌3.85%。


此外,供销大集、渤海金控、天海投资、凯撒旅游、海航控股目前处于停牌状态。


海航系公司排队停牌


2017年11月28日,海航系旗下供销大集(000564)公告停牌;供销大集称,公司重组方案尚在磋商、论证中,交易对方涉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下属的关联方、其他第三方,目前尚未最终确定,公司股票继续停牌。供销大集股票至今仍在停牌之中。



1月11日,海航控股(600221)公告,公司拟筹划重大事项,于1月10日停牌;海航控股称,公司拟筹划重大事项,不确定该事项是否构成重大资产重组,海航控股股票停牌。


1月12日早间,天海投资(600751)发布临时停牌公告,称因存在重要事项待核查,临时停牌一天。随后的1月16日,天海投资表示,公司控股股东海航科技集团,正在筹划涉及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其股票也在1月16日开市起停牌,公司预计连续停牌时间不超过一个月。


1月17日,渤海金控(000415)公告,接到股东海航资本的通知,海航资本正在筹划涉及渤海金控的重大事项,鉴于该事项尚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公司股票自即日起开始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


1月19日,海航系旗下凯撒旅游(000796)发布停牌公告称,“因公司发生对股价可能产生较大影响、没有公开披露的重大事项,申请从19日开市起开始停牌”。1月19日收盘后,凯撒旅游披露另一份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海航旅游正在筹划涉及本公司购买资产相关的重大事项,该事项可能构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公司将在十个交易日内刊登相关公告并申请公司股票复牌或者转入相关程序”。


上述五家公司分属海航旗下不同产业集团,几乎涵盖了海航大部分业务板块。


密集停牌带来的,不仅仅是股价上的反应,海航系旗下公司存续期债券价格也出现剧烈波动。资料显示,海航系公司布局航空、金控、旅游等板块,海航系子公司在国内市场存续债券总额超过1000亿元。若持续发生上市公司停牌事件,或将引发市场对于信用债券的交易行为,出现价格剧烈波动。此外,海航集团国际2019年到期的美元债一度下跌4.2至84,创纪录低点;2021年到期的债券一度跌3.3至79.5,也接近历史低点。


流动性难题?


市场消息面上,几乎所有的媒体都相信因为海航集团陷入流动难题,所以对海航系资本造成了负面影响。


1月18日,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对路透社承认公司出现流动性难题,但他乐观认为,海航能够解决现金短缺问题,今年将继续获得银行及其它金融机构的支持。


陈峰告诉路透,流动性问题的存在,“是因为我们进行了大量的并购,”尽管外部环境更具有挑战性,而且中国经济“从快速增长转向温和增长”,对海航获取新融资构成了冲击。


“美联储升息以及中国的去杠杆,导致很多中国企业在年底遭遇流动性短缺,”陈峰表示,“我们相信我们将能够克服这些困难,继续持续和健康稳定地发展。”


海航高层亲口承认集团面临融资困难的情况实属罕见。近几周以来,资金市场都心照不宣地看出了海航集团的资金链难题。国内银行曾在不同场合都表达对于海航的担忧,因海航逾期未付部分债务,而且债务飙升推动该集团短期融资成本不断升高。


“我们的业务规模变得非常庞大,因此需要提高效率,”陈峰表示。“长期目标没有变化,仍然是要成为世界级企业,”他说。“2018年是我们的增效之年。”陈峰表示,金融机构持续提供支持,是因为海航集团资产和项目的质量。“我们在当地带来就业、税收和发展,”他说道。


陈峰称,由于挑战愈发严峻,期望海航集团一下子“完全掌控形势”是不切实际的。他称,消化集团收购和整合的业务“需要时间。”


海航系资本狂欢背后:


三家更名的上市公司已停牌


关于资本运作,深蓝财经搜索到一篇中国经营报于2015年4月25日的报道。在那个时间段,海航系旗下股票集体大涨,中国经营报分析认为与当年海航系旗下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频不无关系。


渤海租赁(000415.SZ)(注:现已更名为“渤海金控”)、易食股份(000796.SZ)(注:已更名为“凯撒旅游”)一度连续拉出四个涨停板,而海航投资(000616.SZ)也有五个涨停板。中国经营报形容上述海航系旗下公司股价近乎“癫狂”,直接来源于上述公司近期的资本运作。


当年可谓海航系资本高速挺进的狂欢时期。先是海航投资(000616.SZ)拟120亿元购买保险等资产。随后,渤海租赁、易食股份就抛出了160亿元的定增预案和24亿元的借壳方案。


而在此之前,海航系另外两家上市公司,海南航空(600221.SH)已经抛出240定增,西安民生(000564.SZ)(注:现已更名为“供销大集”)抛出17.8亿元收购资产方案后又因重组而停牌。


简单统计,海航系2015年1到4月份以来在A股市场资本运作规模就已经达到561亿元。


深蓝财经注意到,当年海航资本最狂欢时候的几个公司,其中有三家进行了更名,当年的渤海租赁更名为现在的渤海金控,当年的易食股份更名为现在的凯撒旅游,当年的西安民生已更名为现在的供销大集。而这几家上市公司恰好是目前宣布停牌的上市公司。


这些上市公司更名的背后隐藏的众多信息,或许值得投资者和媒体进一步厘清。


关注和忽略海航系的财经媒体


中国的民营资本集团近十年来蓬勃成长,已经成为国有资本集团以外的重要资本大鳄。这些集团每当有风吹草动都会受到所有财经媒体的关注。



第一财经网也报道:



财新网也报道了:



不过,暂时未从财经网搜索到关于海航系今日股票大跌的消息,也没搜到其他关于海航系的报道:



2017年3月,证券时报报道,海航集团以880万元人民币(130万美元)收购了北京联办财讯文化传媒的80%股权。财讯传媒于2002年在香港上市,但股价长期在港币几毛钱徘徊,整体市值在10亿港币之下。由于财讯传媒是国内知名财经杂志《财经》的经营公司,因此这起交易还引起了外界对《财经》杂志所有权和新闻编辑控制的猜测。


据了解,早在2015年,《财经》杂志的主管单位就已经易主,从原来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前身是“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下称“联办”)主管,变为划归中信集团主管,这一变更在国家新闻出版光电总局官网上得到证实,杂志社采编部门人士也已经确认。而早在2009年, 联办就对外公开正在与中信集团接洽,讨论引入中信集团成为《财经》杂志主要的主管单位,尽管结果是以胡舒立、吴传晖为首的杂志大部分采编人员、经营团队出走告终。


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财讯传媒将如何融入海航集团的主要业务,这次的收购扩展到新闻媒体,不禁让人揣测是否会影响其对《财经》这本杂志的新闻属性。对此,联办财讯文化传媒的负责人戴小京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海航不会通过这笔交易获得对《财经》杂志及其新闻编辑的控制。他说,除了《财经》杂志之外,该公司还管理着一些旅游网站。而海航并未向外界披露此番收购的用意。


往期回顾

美国政府因为没钱关门了!

再见,中国移动!


 投稿邮箱:zhidian@xiaotongren.com 稿酬从优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有侵权,麻烦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多谢!

各位读者阅读完这篇文章 ^^,如果您喜欢,点个赞给小编一点鼓励吧!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